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即使最桀骜的斗士也有想要倾吐郁结的时刻美

发布时间:2019-08-15 13:38:04
即使最桀骜的斗士,也有想要倾吐郁结的时刻。美团憋不住了。 9月22日下午,美团副总裁王慧文用力合上笔记本电脑,中断了内部演讲稿的起草工作,稍事放松仰坐在椅子上,来完成一项紧要的、职责外的任务:聊聊融资这件事。 与大众点评长年缠斗、上市窗口关闭等现象,令外界对美团发展前景产生了质疑。9月中旬,关于美团“融资失败”的文章在上广泛流传,一度将其推至舆论风暴眼。之后,美团官方声明称其是“谣言”。 对于市场疑惑,美团仍未将投资方进行密集披露。不仅如此,美团的其他做法看起来也是踽踽独行。诸如“孤军奋战”抢市场;游走于互联巨头之间而不站队;对于竞争对手的“挑衅”不屑一顾。 多面树敌却尚未甩开对手足够远的“老大”美团,其种种做法,究竟是深陷窘境的被动选择,还是在前瞻式创新? 一贯沉默的美团发声了 面对攻城略地的竞争对手,以行业老大自居的美团总是摆出一副“懒得理你”的态度,不解释、不回应。若非此次事关融资大计,美团可能还会选择一贯的沉默。 对于9月中旬“融资失败”传言中涉及王兴赴美路演一事,王慧文向新京报表示,王兴此前出国为了处理老婆生产的私事。“不需要路演,又不是IPO”。 王慧文表示,出于对融资环境的乐观判断,刚在9月中旬,美团将本轮融资金额提高至20亿美元以上,估值超100亿美元。 他还表示,在接触中的国内、外投资机构都有不少,包括被关注最多的国开金融。 新京报从国开金融投资部人士处获悉,其并没有直接与美团接触过,亦无任何投资计划。“但不排除国开金融旗下基金进行了相关投资。这些信息是总部不掌握的。”上述人士称。 一位接近酒仙的知情人士对新京报明确表示,2014年8月,酒仙曾宣布获得国开金融及其他的3亿元投资,即是国开金融旗下关注TMT的基金所投,“对方行事十分低调”。 业内人士认为,且不论真伪,针对美团集中轰炸的负面消息,一定程度会影响到它的融资进程。 “许多先锋投资人在中国有业务和团队,学习能力很强,信息获取渠道也很多。大牌投资人甚至会花高价调查自己要投的行业。”王慧文对此反驳称。 “和A轮、B轮阶段的融资不同,以美团现在的体量,要进来的投资人肯定都会进行详细的竞业调查。”王慧文说,“选择我们的投资人,一定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 可既然市场存在疑惑,美团能否选择适当时点将已谈妥的投资方逐一披露? 滴滴快的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先是在6月确认“规模超过15亿美元”,再于7月宣布“完成20亿美元”,最终在9月9日敲定了“30亿美元的融资总额”。牢牢抓住舆论风向。 “没有最终达成一致,无法披露。容易误导市场,投资人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做法。”王慧文解释。滴滴快的采用的是“开放式”融资,难度非常大,在高盛做过12年的柳青(滴滴总裁)亲自操刀,得以实现;而大部分融资都采用“封闭式”。 美团“孤军奋战”,劲敌广结盟友 美团现在遭遇质疑声浪不止,创始人王兴还是保持惯有低调,没亲自现身。 “他最近全部时间和精力都集中在融资事宜,抽不出空,我也要常常见投资人。”王慧文说,“毕竟将融到的钱,有超过一半会被我花掉。”美团外卖由他主抓,正与竞争对手“拼刺刀”。 在外卖领域,饿了么是美团的最大劲敌,创始人张旭豪1985年生人,从大学时代起亲自上阵送外卖。就是由几个大学生发展起来的创业团队,逼得美团不敢歇口气。据一位与张旭豪交流过的朋友告诉新京报,持续打拼已经影响到张的个人健康状况,多轮融资下来,他自己其实拿着很少的股份,“凭一股顽强的精神,想要看到整个行业被变革。” 2013年年底至今,饿了么进行密集融资,总共对外披露了4轮。通过接受来自机构和互联公司的战略投资,其已经与腾讯、京东、大众点评等绑定为盟友。 “大众点评提供数据流量入口,百分之八九十的外卖服务都由饿了么提供。我们还接入了京东到家,在外卖配送上提供支援。以及在公众号里面实现了‘拼单’。”张旭豪在亿欧主办的“2015年中国O2O创业创新大会”上表示。 这些,看似踽踽独行的美团都没有。 2014年2月,腾讯收购大众点评20%股权,业内评论认为巨头资源的倾斜会使美团等竞争对手承压。特别是大众点评还一举获得令人垂涎的入口。 “入口有用吗?”王慧文直接反问。他认为入口的作用被夸大了,至少还没有看到展现合作效果明显的数据。“结盟后接入,象征意义要多于实际效果。” 大众点评副总裁姜跃平则对新京报表示,与的合作绝对不会停留在“简单粗暴的入口”,只是目前还不成熟,会调整产品形态,充分发挥的关系链。 王慧文却毫不讳言,美团真正深感骄傲的是,其拥有一支执行力超强、让对手生畏的地推“铁军”,比如,地推人员在进入商户贴上美团海报前,不是覆盖住对手海报就可以,会将后者先撕个粉碎。 “不要总想着靠巨头,这个世界生存的关键是自立自强。老大看中你,首先是因为你能够自立自强。”他说。 互联格局寡头化,要不要站队? “待字闺中”的美团依然是游走于巨头之间的最大变量。王慧文向新京报确认,阿里持股占比目前约在10%左右。可见美团没有完全接受阿里巴巴送来的橄榄枝。 当互联格局显现寡头化,对手纷纷择良木而栖,美团还不需要站队吗?“如果结盟其一,其他人都会变成敌人。不站队,所有人都还有机会。”王慧文表示,美团对BAT持有开放态度。 在近期披露的几起投资,则被解读为美团向生态伙伴张开怀抱的一种转变。 2014年底,来自腾讯产业基金的陈少晖加盟美团,任职战略与投资副总裁。此后相关投资陆续出炉—8月,美团刚刚宣布完成整体收购TripAdvisor旗下的酷讯旅游,9月又宣布入股校园O2O项目宅米。 如果将美团与大众点评相类比,会发现后者早已展开疯狂投资。在2015年之前,大众点评已围绕餐饮O2O先后入股饿了么、大嘴巴、上海智龙、石川科技、天财商龙、食为天科技、迈外迪等。 王慧文不同意跟随对手、逐步开放的说法,称美团一直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拓展。“先内后外,是由业务发展阶段决定的。” “过去整个公司各项业务发展速度过快,每个员工时间绷得非常紧张,太多事情来不及做。因为内部做了有确定结果,外部却不一定有满意收效,”王慧文解释称,他本人在团购时代,曾多次尝试与窝窝团、F团等对接相关业务,发现耗费精力巨大,却没有什么效果。 2010年起从团购站发展而来的美团,早已跳脱了团购业务本身,成为O2O赛场上的核心选手。仅在2015年,先后设立了外卖配送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到店事业群,并将猫眼电影独立为子公司。 新京报从美团员工处了解到,公司内部曾讨论过是不是要改个名字,淡化“团购”色彩,取舍之后还是不能放弃美团的品牌溢价。王慧文则直接告诉新京报,美团不会更名。 “烧钱”短期难停止 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是,资本寒冬到来,多面树敌却尚未甩开对手足够远的“老大”美团,要“烧钱”到何时? “2012年开始赚钱,2013年曾实现年度微盈利,但美团不该太早赚钱,降低增速、放弃发展机会是得不偿失的。”王慧文表示,餐饮拥有3万亿市场,现在所有各家外卖加起来还没到1000亿。 参照今天出行市场上滴滴、快的的合并,及赶集、58的合并,美团会步入后尘吗?“等到行业格局已定,没有增量用户了,也就真的没有人愿意支持烧钱了。”王慧文称,“到那个时候,不管是什么格局,都快要赚钱了。起码还得等两年吧。” “未来非常光明,只要忍得住寂寞。”姜跃平称。谈及“烧钱”、“盈利”、“上市窗口关闭”等话题,他与王慧文表态一致:整个市场还很大,我们只做了一点点。赚钱是后来的事。 还要一直“土豪式”补贴吗?王慧文、张旭豪均对新京报透露,不会再多砸钱下去,方式将发生改变。 “若通过补贴创造需求,停掉后基本上消费者也走了。补贴其实没有创造订餐的需求,之前是的方式,就像不是有滴滴才有打车需求一样。”张旭豪承认,补贴是很有作用的,通过金钱抢时间。 他表示,曾尝试在260个城市时不时停掉1个礼拜补贴,发现整体影响不大,在15%-20%左右。“饿了么将针对价格不敏感的用户,推出不同品类的补贴,向新的方向走。” 不过巨头有兴趣,“烧钱”短期还停不下来。 今年6月份,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成立合资公司,重启口碑品牌,从支付切入O2O。 百度CEO李彦宏则宣告要在3年内将200亿元砸给糯米,“不在乎华尔街怎么看”,勇猛发力O2O。此后,百度副总裁、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晒出一张百度糯米和美团的增速对比图,表示要“弯道超越美团”。 B版采写/新京报 刘夏小孩肚子不消化胀气吃什么
一阵阵的肚子疼怎么办
缺血性脑中风的预防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