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麒麟之王 正文 第一卷_第三十章 程大爷之死及一个肾亏的人(1)

发布时间:2019-12-04 11:41:29

麒麟之王 正文 第一卷_第三十章 程大爷之死及一个肾亏的人(1)

3

不知为什么,连一只蚂蚁都怕得要命的豆亚,今番毫无畏惧,简直连他爹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豆亚就是看不顺眼火星星不可一世的怒容,因为他觉得,那种神气不该在一个“小孩”的“天真”脸蛋上出现,那简直是一种扭曲的讽刺啊!

这种思想燃烧着他的脑子,几乎烧坏了那本来就不是很广阔的大脑皮层,所以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输送那些“勇气”来,就像滚滚浓烟似的!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这一生唯一一次大胆的冒险换来的是什么一一冲动的惩罚!

他的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脸上的痘痘被打得油脂与鲜血血溅,惨不忍睹!

“住手!”豆爷和豆冠赶了出来,将豆亚拉了回来,推回到院子里去,怒道,“滚回去,不要在丢人现眼了!”

豆亚悻悻然跑回到屋子里去了。

“真不好意思!”豆爷拱手笑道,“犬儿是一个莽夫,被冲动烧坏了头脑,得罪了各位大爷,真的很抱歉!请各位千万不要原谅,顺便问一句:伤到了各位没有?”

豆爷真是客气,自己的儿子受了伤,还替打者的身体着想,实在客气得让火星星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陶小志也拱手笑道:“不要客气,大叔!我的朋友才真个被怒火烧坏了头脑,打伤了你的儿子,实在是我等之过错啊!”

豆爷诚惶诚恐道:“哪里,哪里!犬子是天生孬种,不打不成才,你们打得他越重就是对我越尊重,这也是他闯祸的结果!各位千万不要为此而感到内疚!”

“但是我真的感到内疚死了!”傻星星几乎哭了起来,“要是我早躲起来,他们就不会打起来了!”

豆爷虽然不明白个中的意思,但看着她脸上的傻气,也就明白了七八分了,只是一味陪着傻笑。

陶小志笑道:“她那种叫‘乐观幻想转移法’,多糟糕的事情都会变得很美好的!”

豆爷也不明白个中的意思,看了他脸上的痴笑,也就明白了七八分,只是一味陪着痴笑!

双方各客气了几番。

豆爷道:“为了表示我之歉意,烦望各位大爷大寒舍歇歇脚、喝喝茶!”

傻星星道:“不要再叫我们为‘大爷’了,应该是我们后辈叫您才对!你这样简直叫晚辈的我们怎担当得起啊!”

“是,大爷!”豆爷道:“我不再叫你们‘大爷’了,只是你们一定要到寒舍里喝喝茶!”

农村人的淳朴热情可真的是刻在骨子里头的!

陶小志想想也是,反正人也累了,马也要喂点草料喝点水了,豆爷的热情又很难浇灭的,这些理由已经让他们不得不答应了!

但是火星星可不答应,打死都不进去,誓要和这三匹马同生死共患难,于是他留在了外面照顾马去了。

刚进去不久,还未来得及喝上那么一口茶、吃个水果,外面就传来了豆季惊慌的扯嗓子眼声:“不好了,不好了,他们来了!”

豆爷心里一阵乌云在涌动,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陶小志道,“到底谁来了?你们好像很害怕‘他们’的样子!”

豆爷慌张地摆了摆手道:“你们躲到书房里去吧,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千万不要出来,明白了没有?”

“出了什么事?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呀?”傻星星道。

陶小志笑道:“有人要打架了,所以要是你躲起来的话,就不会发生了!”

傻星星道:“谁要打架了?”

豆爷道:“不要问那么多了,你们听我的话就是了,过后我会向你们解释的!记住:没有我哼声,你们谁也不准出来!”

傻星星和陶小志虽然很想知道发生或者将要发生什么事,但还是照豆爷的吩咐去做了,并且从厅桌上拿了几个苹果作解闷之需。

豆爷整了整装,将僵硬的笑容堆彻在脸上,迎了出去。

外面果然一阵人叫马嘶,可见来者不善,有很多理由相信:这是一帮十足强盗!

但外面好像唱起了肥喏,唱得特别之动听,这使得陶小志心生疑虑:这是一帮怎样的强盗呢?

“咙咙。。。。。。”沉重几个重皮靴踏在地板上的声音,震得房子都几乎摇了起来,还伴随着“叮当”的金属碰撞声,由远及近,渐渐到了客厅。

“你一定要关照关照。。。。。。”

客厅与书房隔着一条走廊,那里传出来的声音,多多少少都能听见。但要是傻星星想去偷听的话,那连一只蚊子放的屁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因为女人天生就是偷听别人秘密的高手,长着一双“顺风耳”!但是傻星星又不是傻子,才懒得偷听别人的秘密呢!

“大人,你一定要好好关照关照!”豆爷不断地重复着。

“啪!”这大概是拍案的声音,拍得比闷雷还要响,可见拍者必定是受包青天的影响和熏陶的缘故吧!

“浑帐!我早就警告过你,把它交了,你就是个守财奴,死赖着!现在好了,期限已过,你等着脑袋搬家吧!”

这声音浑重错顿,没有具备一个肥大厚重的身体作扬声器,是很难承受这粗嗓子的拉扯震荡的!

豆爷道:“我也不想这样的,而是另有原因的!那是有人虚报假数据,我家跟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豆子,连二分之一都不到!教我怎能才能把税给凑齐

。。。。。。”

“你是说精光子说谎么?!”粗嗓子响了起来,“哈哈!恐怕说谎的是你自己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豆爷可一向是诚实信用的老农户呀,怎可能做出这样蠢事出来?!原本就是精光子诬陷好人,从中捞好处而已!!!”

“你还敢诬陷朝廷官员?!”那粗嗓子怒道,“你还真的想脑袋早点搬家了!”

“不敢,不敢!我怎敢诬陷朝廷官员呢?!我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耕田农夫而已,说的都是铁板凳上的老实话。。。。。。”

“哐啷”的几声齐响,大概是剑出鞘的声音吧!

“你还敢胡说八道,我就要你的老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