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10岁女孩独自照顾患病单亲母亲

发布时间:2019-08-15 16:34:46

刘宛利独自一个人到菜市场买菜。

妈妈腰痛得下不了床,刘宛利给妈妈踩背。

10岁时你在做什么? 这个女孩已经扛起照顾家的重任

10岁,有着灿烂童年的你在做什么?躺在父母怀里撒娇,嚷嚷着要去旅行,期待新的礼物,还是为了件不开心的小事肆意的哭?

这些都是多么美好的童年回忆,可这一切完全不属于刘宛利这个仅有10岁的单亲家庭的孩子。这个如同花蕾般的女孩,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一个家。

这个娃娃,我们想推荐她为重庆十大孝顺儿女。 日前,南川区慈善会向首届(重庆)曙光都市工业园杯 巴渝爱老敬老道德风尚奖 评选活动组委会报名推荐了小宛利。

她烧得一手好菜

妈妈最爱吃她炒的番茄炒蛋洋芋丝

24日午后,南川城下起了毛毛细雨。敲开小宛利的家门,是妈妈李开媛接待的我们。妈妈说,女儿宛利去附近不远的农贸市场买菜去了。

妈妈,我回来了。 没一会儿,小宛利出现在了家门口。孩子个头不高,皮肤白静。她手里有两个塑料袋子,装着南瓜和豇豆。

夏天快过了,南瓜滥市,便宜,我就买了。 宛利向妈妈 汇报 买菜的情况, 豇豆我也讲了价的。

幺儿,赶紧放到冰箱里去。 李开媛习惯性地招呼女儿。李开媛说,这个暑假,女儿学会了很多家常菜的做法,比如说回锅肉、泡椒肉丝。 不过我最爱吃的,还是幺儿炒的番茄炒蛋和洋芋丝。 李开媛说,这两个菜,女儿做了好几年了,都有自己的风格了。

她是家里顶梁柱

妈妈全身关节在萎缩,但我是健全人

蔬菜放进冰箱后,小宛利开始收拾家里。摄影记者立即上前抓拍她忙活的背影。看到这个场景,李开媛一句话也没说,眼里的泪水已在打转转了。

伸出双手,亮出小腿,李开媛自嘲自己是个 变形人 。她说,自己得的是类风湿,已经 0多年了。 这被医学上称为不死的癌症,整个人就像 僵尸 一样。我下半身僵硬得上厕所都蹲不下去,手指连这装药的小纸盒都拿不起来,生活起居全靠女儿照顾,她就像我的拐杖、手和脚,要不是这个孩子,我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母亲心痛得流下眼泪。

不只是买菜做饭,现在所有的家务事,全落在小宛利身上,宛利小小年纪就成了家里的 顶梁柱 。

妈妈全身关节正在萎缩,但我是健全人。妈妈做不了,我就要学着做。 小宛利说,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只是家庭情况和别的家不一样,自己就得早学一些生活常识。

她的独立性很强

6岁就能一个人坐车去乡镇看外婆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宛利6岁的时候,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最开始,我不懂啥叫离婚。后来听亲戚讲,我就明白了。

李开媛还记得有一天晚上,孩子大约只有7岁,和她睡在一起,突然发现妈妈有些热,孩子认为妈妈发烧了。 后来听到药房的人说,娃娃凌晨跑起来,拿了10元钱,说妈妈得了类风湿病,现在发烧。想买退烧药。 李开媛说,那一次,她感动得一塌糊涂。 要知道,那个时候是凌晨2点。

小宛利的独立性也很强。因为腿脚不方便,妈妈李开媛已经很少出门。走平路还行,稍微有点坡度就难了。而外婆家,在离城区约15公里外的南平镇。差不多从6岁时,小宛利就能一个人坐车去了。听孩子回来讲,在车上她还给售票员阿姨讲了价的。说她是学生,能不能给半价?

她每天帮妈按摩

我最怕的就是看到妈妈受病痛折磨

当地政府几年前就批准她们为低保对象,每月有600多元低保金。母女俩现在的房子,是爸爸离开时留下的。租出去了两间,一个月有900多元的租金。除了还按揭,每个月还略有结余。

家里差钱时,小宛利会给父亲打电话。 她爸爸收入也不高,家里还有常年卧床不起的二老,也要花很多钱。 对前夫,李开媛表示理解。

这些年,小宛利除学会了买药、买菜、煮饭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还照顾着残疾母亲。每天早上,小宛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拉妈妈起床,帮妈妈穿衣、叠被、洗脸。起床对于平常人来说轻而易举,然而对她们母女来说却很艰辛。因为妈妈身体僵硬使不上力,瘦小的小宛利只好用牙齿咬住妈妈的头发,然后两手拉着妈妈的手肘。

我记得前几年,因为力气太小,有时马上就要拽起来了,半途又倒下去了,妈妈每起一次床,我们俩常常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将妈妈拽起来。 小宛利说。

生活困难还能克服,但我最怕的就是看到妈妈经受病痛折磨。 小宛利流着眼泪说,因为无钱治疗,妈妈的身体正一天天萎缩,手脚等器官正一天天坏死,病痛也与日俱增,尤其是每晚凌晨1点多便开始周身疼痛,一痛就是几个小时。

为了减少妈妈受病痛折磨,每天半夜,熟睡中的小宛利都会定时醒来,帮妈妈按摩、用脚踩背,几年来从未间断过。

她长大想当医生

现在最想找到治好妈妈的灵丹妙药

现在一日三餐,都是她做给妈妈吃。暑假即将结束,那上学期间咋办?

在她家的饭桌上,早上长期放着一个被压瘪的蛋糕和一盒牛奶。 这是娃儿学校发的,她自己舍不得吃,就给我揣回来了。 李开媛说,而中午饭,就是头一天晚上特意没有吃完的剩饭剩菜。

小宛利即将上小学5年级了,尽管家里负担重,但成绩却没有落下。她作文写得不错,今年5月,在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举办的第五届 今日教育杯 小学生新课程作文征评活动中,她得了一等奖。去年,她还获得了南川区隆化第二小学 优秀学生 荣誉称号。

每当看到妈妈经受病痛的折磨,我就暗暗发誓,长大了要当一名医生,治好妈妈的病。 小宛利告诉记者。现在,妈妈每天至少要吃5种药,身体完全靠激素来维持。看着母亲病情加重,小宛利感到十分害怕。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治好妈妈的灵丹妙药,让她快点好起来,像别的妈妈一样每天陪着我,走更长更长的路。 小宛利说。

娃儿乖巧懂事,亲戚朋友拿给她的零花钱,她就存起来买药。 李开媛说,看着女儿这一切,她也于心不忍,但同时也当锻炼。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离开这个世界,要是我走了,孩子也好能独立地生活。

要治好小宛利妈妈的病,至少要10多万元,对于这对母女俩来说,尤如一个天文数字。李开媛抹着眼泪说: 医生建议我把这老房子卖了去治病。可要是没了这房子,我和孩子到哪儿去住,孩子以后上学又怎么办?

记者 任明勇

安徽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准确护理阴茎的有效措施
河南那家医院治疗牛皮癣较为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