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杰斌收回背叛和诬告

发布时间:2019-04-04 10:25:21

留下的两位成员文娱讯 三天前,知名公众号 文娱资本论 发布一条图文推送,讲述Sunshine三个女孩儿追梦之旅的艰苦和娱乐界光怪陆离的种种

留下的两位成员文娱讯 三天前,知名公众号“文娱资本论”发布一条图文推送,讲述Sunshine三个女孩儿追梦之旅的艰难和娱乐圈光怪陆离的种种暗象,并屡次提起“杰斌”的名字,控诉他是幕后操盘手,黑心的商人。事实是不是果真犹如他们所说?对这场已延续了很久却没有人能够理得清的“官司”,杰斌有甚么想说?有,媒体采访到了当事人,从他的角度来听听那些细节。

[白纸黑字的合同,怎样可能“被迫”]

在“文娱资本论”的叙述中,签约似乎有着内幕。当问杰斌,是否存在“被迫”签署合同的情况,杰斌的笑容有些无奈,他说:“白纸黑字的合同,五个孩子的家长都坐在那儿,我单枪匹马去说服他们签合同,他们怎么会被迫?”这场签约,对杰斌来讲也是一场说不清的噩梦起始。

:最开始是如何知道Sunshine组合的?签约的进程又是什么样的呢?

杰斌:我最开始其实不知道Sunshine组合,最初是由于我们公司的一名制作人小三真子写了《甜蜜具现式》这首歌,我的火伴王瑞淇觉得这几个女孩儿还不错,推荐给我,我就上了解一下,看到挺好玩的,就帮她们发了些宣扬。后来她们的效果蛮“疯狂”的,就想去签下来。当时我并没有她们的联系方式,还是制作人朋友推给我的,刚过完年没有多久,我和王瑞淇就亲身过去她们家那边。

:签约之前,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杰斌:在跟她们联系的时候,我就有把签约的详细情况跟她们说清楚。她们给我的反馈是“可以”,我和王瑞淇就单枪匹马的坐车过去。当时我们俩面对她们五个成员,还有五个成员的家长,我们只有两个人,你想一想那个画面还是蛮吓人的。我也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会不会遭到威逼。当时的情况就还是蛮滑稽的……

:Abby说签约的进程是有些“被迫”的,事实是这样的么?

杰斌:这点就很可笑,我签约的进程中,Sunshine的成员虽然是未成年,但监护人都在现场。家长是白纸黑字签字的,条约和条件也都详细的列出来,他们同意并且签约,怎样可能是被迫的呢?当时签约的现场是他们5名家长,我们两个人,你想一想那个画面,要说是被迫,应该是我们“被迫”更公道些吧?

:那可以详细的讲一下签约进程么?

杰斌:合同的细节,她们家长其实有过改动。签约时间由5年改成三年,增加一些培训的附加条款,每一年出几张唱片,包括分成是不是含税都是他们要求改动的。而且成员的家长最开始问我要签约金,从素人,我们打造成明星,我们是一种培养的角度,怎么可能?她们提到“强制”,是无稽之谈。如果他们不满意,不想签,可以谢绝不是么?更何况当时他们的态度,是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说实话,像买东西一样,讨价还价的最后说:“那签吧。”像这类状态,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强制。

[卖酒?搭建公司?我不会让她们做这类事]

在将“文娱资本论”的这段文字给杰斌看的时候,他更多的表情是不可置信。“我是喜欢饮酒,公司晚上也会约请朋友来喝两杯。但那是我们的事情,绝对没有让她们在现场陪酒,如果必须要说,只有一天下午,我让她帮我送饭下楼,仅此而已。”对搭建公司的言论,杰斌表示,信心音乐并不是是有庞大资金链的公司,它只是创业公司,只有8个人的公司里去扫扫地,擦擦窗户的确存在,但难道该遭到谴责么?

:Abby表示公司最初搭建是她们去做的,而且晚上会卖酒,这点你可以解释一下么?

杰斌:没有甚么好解释的。她们来到公司的时候,内部装修是已经终了的状态,根本不需要她们去搭甚么东西。但扫地,擦窗户这些事情我承认,她们的确做过。信心音乐并不是具有庞大资金链的融资上市公司,它只是一个创业公司,加上我,8个人。你想一想,我有时候都要去扫扫地,整理一下卫生,她们帮忙做一下,也不是该受到谴责的事情吧?至于卖酒,是绝对不存在的。我本身是比较喜欢酒的,晚上也会约请朋友来公司聊聊合作,工作上的事情,那可能偶尔会在公司饮酒,但我绝对不会让成员在现场陪酒,卖酒!我不是做酒吧的,怎样可能卖酒?如果必须说要有没有她们在现场,那只有一次,是我让她帮我送饭下楼,仅此而已,仅一次而已。

:在这几个女孩儿的身上,你有投入一些培训的课时么?

杰斌:我有请教授“快乐女声”舞蹈的婉君老师,来给她们上课。王瑞淇和朱晨老师还有谭老师来教授声乐课,谭老师还教他们吉他和钢琴,这些都是业内非常专业的老师……将近20课时,周期延续两个多月。后期就转为主攻培训,王瑞淇还教她们面对媒体的时候该如何应对,像后期她们上节目的时候,会乐器,弹钢琴,弹吉他。这些都是我找老师教给她们的,在她们来到北京的时候,是完全一张白纸,什么都不会的状态,这些都有视频影象资料的。

:成员离开的时候,你事前知情么?

杰斌: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有预感。那天她们出去,我找不到人,就打问她们在哪儿。不回,不接,最后给我发了一段信息,说她们在外面吃饭,马上要回老家了。从那之后就没有过直接的联系,但是我知道,她们并没有当天去火车站回去,在跟我撒谎,是热手文化的张铠麟给她们在酒店开了房间,让她们住下,再陪同回到家里,签了所谓的委托协议之类的东西。

:Abby有提到官博本来是她的私人账号,这一点。

杰斌:首先,我承认账号的确原来是Abby的,但从私人账号到官博,从16万粉丝到现在的几百万粉丝数量,买水军,评论,热搜……这些业内都明白的规则和花费投入,都远远不止几十万。那为何我要把账号给她呢?这些投入是我付出的,况且,如果我把官博给她,那剩下的两位成员怎么办呢?我曾寻求过其他两位成员的意见,要不要还给她们,这两位成员是说:“不要,我们不同意。”那,我要尊重她们。

[如果能料想到今天,我不会去签她们]

Abby在采访中说,她后悔遇到杰斌。一样的,在采访进程中,也问杰斌,是不是有过一丝丝后悔?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头,并且苦笑说:“如果能够料想到今天这类局面和背叛,我宁愿自己没有看到她们,也没有去签她们。”

:关于收入分配上,好像是争议的焦点。Abby主张,她们所创造的利润达百万,却收到仅仅一万多的薪酬。这点属实么?

杰斌:收入,行业内的人都应当了解。最后的利润是要扣除掉宣发费用,车马费等等……况且,她们现在一直宣称的是,自己参加的20多档节目都有酬劳。你想想,文娱、腾讯文娱,一些媒体采访的节目,有些都是我们要付费才能够上的。她们没有红到天王巨星的程度,怎样可能还有酬劳?实话讲,她们创造的流水有50万左右,我在前期去投入,保持,宣传的过程中花费了70万左右。我是属于亏本的状态,根本没有赚到钱。

:热手文化的老板主张是Sunshine成员自己离开的,与他无关,这点你怎么看?

杰斌:这点不用我说,大家都能够看得到。她们现在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是热手文化老板张铠麟的,包括各种账号所属,和现在宣传和联系人的方式。他说与自己无关,那就真的无关了么?事实已摆在眼前了。现在不管她们说什么,做甚么,都要通过张铠麟的控制,很可笑的是指控我没有给她们自由,那现在张铠麟呢?

:官司延续到现在,你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的?

杰斌:我心里其实不想打这个官司的,如果说要追究下来。那她们违约离开公司,我是可以要赔偿金的。公司给她们接的一些活动,最后是用消失的方式来回避,没有参加,节目和活动是要找我索取违约金的,这方面是她们需要支付的。这些,我并不想追究了,只是想她们不要再缠着我,不要再每隔一段时间就拉我出来炒作一下。

:你刚才有说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把你拉出来,这给你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么?

杰斌:很大的影响,很多不知情的人看到她们发出来的报导,会对我误解。头几天,朋友看到那篇“娱乐资本论”的文章,纷纷给我打,说,“杰斌,那文怎样把你写的跟人贩子一样?”她们这样会直接影响到我的工作,我也的确是低迷了一段时间,前段时间才刚刚走出来,办完“新声气力集结号”的颁奖典礼。

:你后悔过么?

杰斌:后悔遇到她们,把她们带到北京来。但,我其实不后悔做这行,去发掘更多的新人,给他们机会和平台。如果当时不签她们,或她们签了别的公司,也许这几个女孩现在还在后悔为何没签到信心音乐。人就是这样,不晓得满足。本质上来讲,她们的确不晓得感恩。或许是年少得志,膨胀太快。

:有甚么想对旁观者说的么?

杰斌:如果我们踏踏实实地做艺人换来一身骚,那我也许能理解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公司不愿意去捧刚进入社会的新人了。由于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个圈子的黑暗。我们保护她们,她们完全不得知。还控诉我们不给自由。当大家觉得艺人个体是弱势群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公司付出的代价呢?也许很多人难以想象真正的弱势群体不是她们,而是不大的公司。况且我只是个创业小青年。和几个女孩的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不同的是她们在台前,而我在幕后。我要努力赚钱给她们更好的条件,承受的压力比她们会更多。

采访结束后,杰斌的脸上是久久不能够消散的阴影,上的消息都是来自于不明真相的人敲打的评论。直到离开采访间,他说,自己不会就此倒下,由于只有经历过失败和背叛,才能够明白要注意甚么,他不会再犯同样的毛病。不管如何,都会将这份事业继续做下去,由于他身上有着很多人的和关心,只有继续前行。

相干Tags:

小儿便秘怎么治
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
小儿便秘推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