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永生的战法术师 第二百一十四章 生命阶位

发布时间:2020-01-18 22:24:54

永生的战法术师 第二百一十四章 生命阶位

“很好,继续努力,以你的天赋,超阶指日可待,回去之后收集一下生命阶位晋升需要的材料吧。虽然那些东西很难找,不过你那座城市比邻魔法学院,去拜托一下相熟的施法者,应该可以集齐。”薇薇轻轻地叹了口气,手中巨镰帅气地回转,往肩上一扛,才继续说道:“圣地这地方不管是磨砺武技还是沉淀心性,都称得上是个不错的地方,唯独资源这一项,跟奥德大陆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老师,生命阶位晋升究竟是什么意思?”库恩最近一次听说这个词,还是在刘璃讲述冒险经历时,转述那来自白龙翠瓦的话。他本以为那是施法者的专利,却没想到此刻从自己老师的口中,听到了同样的话语。

“那是一种不可言明的感觉,是凡人通向成神之路的第一个台阶……”薇薇用她那分不清年纪的声音讲述,让库恩恍惚间有一种即将走进历史的既视感,只是……

“老师,请……说人话。”库恩从年轻时就不太能接受老师这种神神叨叨的说话方式,他也深知自家老师的性格,现在不出言打断,没准她要说到什么时候去。而且库恩清楚,此时他还能听得半懂不懂,若是让薇薇继续说下去,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要扯到世界本源去了。

“你这没礼貌的臭小子!”薇薇手中巨镰反握,用镰柄狠狠地照着库恩抽了过去——教育过这小子多少次不许拆台,他怎么就是不懂呢?

“老师,别打……别打。咱说实话……后面要说的那些,您自己信吗?”

“信个屁,后面的都是我瞎扯的!”薇薇手上自然知道轻重,并不会真正对自己的学生造成什么伤害。她很喜欢跟库恩相处的感觉,圣地里除了奥德和杰拉尔德二人,她是最年长的一位,虽然开枝散叶,族中小辈不少,但人人见到她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这让她很是厌烦。但议会第三席的身份又决定了她必须时刻保持威严,近两千年了,唯一能让她找点乐子的,就是当初带着一脸懵懂的表情闯进圣地的这位丑学生了。

“唉,其实我说的那些,虽然夸张了一点,但与事实的差距并不是太大。”笑闹过后,薇薇严肃地说道:“那个仪式,提升的是生命的阶位,有人管它叫晋升、有人管它叫跃迁、还有人称其为升格,但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没有人知道晋升的原理,但每一位六阶巅峰,不管是武者还是施法者,都清楚该如何去做……或许只有那个地方的太古龙王们,才清楚其中的规则。”

“老师,你刚才提到了‘成神之路’,这个世界……真的有‘神’这种东西吗?”库恩早年曾游历奥德大陆,在一些偏远的地方,不止一次见过崇拜神……甚至自封为神的狂妄之徒,那些血腥的仪式让年轻气盛的他愤怒不已,对“神”这种东西自然没什么好感,唯一的例外就是奥丁教团国的那个传说。

“或许是有的吧……”薇薇陷入了沉思,她又想起了穆前些天刚睡醒时说过的话:“白色太古龙王,有回生龙王称号的翠瓦说,‘继任者’终将继承神之威仪。”

轻笑一声之后,薇薇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有神存在,你也算是在神之侧了。”

“算了,还是把话题转回生命阶位晋升吧。”事关最看好的学生的未来,由不得薇薇不去重视,她晋升超阶,自第一次生命阶位晋升至今,已有两千余年了,教过的学生不在少数,但库恩却是唯一有望晋升超阶的那个。

“生命阶位晋升,顾名思义,指得正是生命本质的转化,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寿命。”薇薇将自己知道的,有关生命阶位晋升的知识娓娓道来:“理论上讲,第一次经历生命阶位晋升,会让一个凡人的生命增加一千年左右,但这并不是最大的好处。最大的好处在于,在阶位晋升之后,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会恒定在一生中的最佳状态。”

“老师,按照你的说法,难道生命阶位晋升是可以重复进行多次的?”

“呵呵,很敏锐嘛。”薇薇先是肯定了库恩的猜测,之后才继续说道:“没错,生命阶位晋升可以进行很多次,不仅如此,奥德大陆上的生命,天生阶位同样存在差异。比如基数最为庞大的人类,就是典型的零阶生命,而那些精灵,则是天生就处于一阶位置。”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精灵天生就比人类高贵,只是悠长的生命给予了他们更多的时间罢了。在超阶之前,生命阶位对实力几乎没有半点影响。”

库恩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平复了杂乱的思绪。

薇薇讲了很多,多到脑袋不甚灵光的库恩花费好大力气才将这些闻所未闻的知识烙印在脑海深处。奥德大陆的智慧生命,包括那些晋升高阶开启灵智的魔兽在内,几乎没有生物了解生命阶位的概念,这方面的知识基本只流传在超阶之间,秘而不宣。

这些知识为库恩打开了通往更高境界的大门,而他此时尚徘徊在门口,没有资格步入其中。不过即便如此也足够振奋人心了,军团长大人在六阶高级沉淀已久,距离巅峰不过咫尺之遥,那个更为广阔的世界,对他来说如同近在眼前一般,触手可及。

“不要以为晋升超阶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这个时候。”看着自家学生那一张丑脸在发自内心的喜悦下愈发狰狞,薇薇终于还是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身处更高的位置,就要肩负起更重的。灾变在即,没有人知道它会以何种形式到来,若不是你已经有了如今的实力,我都不想把这些事告诉你。”

“灾变……究竟是什么?”库恩之所以重返圣地,主要目的就是完成帝都那一位交付的任务,对灾变一事自然有所耳闻。只是他完全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圣地抛弃一向坚持的恪守中立原则,插手大陆上的战争。

“不是我不告诉你,对于灾变,我了解得也不多,只是具备超阶实力的存在,都能或多或少地察觉到,这个世界正在走向深渊。”薇薇轻叹一声,她的心中何尝没有同样的疑惑,只是连四名超阶武者组成的圣地议会都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线索,而身处那个地方的太古龙王又是一副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这一切都让身为议会第三席的她心生不安。

“好吧,那我也不问了。”库恩咧了咧嘴,感受着刚刚被老师抽打的疼痛,“我也该回去一趟了,那两个被我扔在家里的小家伙儿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我的房子拆了。”

“那你可要失望了,你的两个学生在十天前跟着娜娜加入了一支狩猎队,估计短时间里是不可能返回巨兵镇了。似乎我那最年幼的后辈很中意你带来的那个年轻人……或者说,对他的施法能力很是向往,自从几年前偶然接触过一颗魔晶之后,那孩子就对元素的力量产生了一些莫名的兴趣。”

“呵呵,小娜娜还真会选人,老师您或许不知道,我的那个学生,就在前不久,刚刚在一次交流会中得到了年轻一辈施法者第一人的称号。”

“嚯,我倒是小看那个小家伙儿了,不过身为‘继任者’,有这样的成就倒也不会让人意外,或许真的可以让娜娜跟他出去见见世面。”

“老师,我没听错吧,您要让娜娜去外边?”库恩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吃了一惊,在他的印象里,娜娜依然还是那个他上次来圣地时,缠着他指导长兵器运用技巧的小姑娘。哪怕娜娜如今已经具备三阶巅峰的实力,更是领悟了“静流”这种非常罕见的心武,这个印象依然没有改变。

“别太小看你那个小师妹,圣地里现在能在同阶胜过她的屈指可数。”薇薇对自己最年轻的后辈还是很满意的,不管是天赋,还是修习武技的态度,“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走上元素掌控者的道路,毕竟法武双修这种事……还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放心吧,刘璃的法术导师也是大陆闻名的天才,这种事交给她总会有办法的。”库恩对兰朵莉雅有着莫名的信心,毕竟那位魔女也是他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

“希望如此吧,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么娜娜出去之后,就交给你了。”

……

“还有谁没活过来吗?”眼见复活的人越来越多,费雷德开口问道。

“队长,只有雷杰和菲的尸体没有反应,其他人都活过来了。”开口回答的是塔拉,那个被娜娜救下的姑娘。

“很好,现在两人一组,分散寻找一下,看看他们是不是在其他地方复活了。另外,娜娜,你带着刘璃和琳在附近找找有没有适合修整的地方,今天不适合继续探索了。”

并未花费太长时间,刘璃三人就发现了一处适合扎营的空地,只是他们并非第一批寻至此处的武者,已经有一群——大概十几名——长耳朵捷足先登了。

在这群精灵中,刘璃还看到了一只让他朝思暮想的……猫娘。

“哈,恒真的没有骗我!刘璃,你果然来这里了!”

西安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永新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癫痫病医院
南通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珠海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