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荒兽主宰 第五百一十四章 杀叶归梧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8:57

荒兽主宰 第五百一十四章 杀叶归梧

“九衍元婴期巅峰?”

燕澜听闻那银衣男子喝止,脚步一滞,扭过头,冷笑道:“凭你现在的修为,还杀不了我。”

银衣男子眼芒一寒,冷视燕澜,随后微微一惊,道:“你小小年纪,修为竟也达到九衍元婴期巅峰。你是何人,有何目的?”

燕澜耸了耸眉,道:“我没有目的,只是好奇,为何这第五层如此神神秘秘,莫非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不过,如今我看来,确实隐藏着秘密,而且这秘密似乎还不小,我猜测的水准还可以吧。”

银衣男子神色幽幽变幻,道:“这禁制,婴变期以下根本进不来,你是如何进入?”

燕澜得意一笑,道:“我自有我的方法,为何要告诉你?不过,阁下若是说出一些隐秘的话,我倒是可以如实相告。”

银衣男子脸色一沉,道:“你小子找死。”

燕澜目光一冷,转头喝道:“千万别威胁我,威胁我的人很多,但是他们都已全部去了阴曹地府。你再威胁我一句,我连你也杀。”

数年以来,燕澜遭受无数恐吓。如今,他已经极度厌烦了这些恐吓。

当然,如果对方是婴变期强者的话,或许还有资格恐吓他。

银衣男子目光闪烁,他没想到燕澜如此硬气

,沉吟片刻,他开口道:“那你是谁?”

燕澜傲然说道:“看在你态度好点的份上,我便照实告诉你,如今,我已是这归梧驿城的城主,昨日新上任,见到我,你还不敬拜?”

“什么?”银衣男子突然惊道。

燕澜话语一顿,目光凝视突然喝声的银衣男子,只见其神色剧变,目光之中杀机隐现。

“怎么?你对我成为归梧驿城新城主。似乎有很大的意见?”

燕澜疑惑地问道,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哈哈哈,小娃娃。你不认识这混蛋,实属正常。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这归梧驿城真正的城主,叶归梧!”

这时,石柱中央。灵体老者恢复了一丝元气,阴沉地笑道。

燕澜闻言,心神猛地一惊,道:“叶归梧?你就是归梧驿城原来的城主?可是,你的修为,似乎与传闻中的不大一样。”

燕澜心中满是疑惑,他凝视着银衣男子越发冰冷的目光,也渐渐谨慎起来,周身灵力开始加速运转。

只见银衣男子阴恻恻地说道:“这么说,你杀死了代城主与四名副城主?”

燕澜虽觉银衣男子变得越发恐怖。但他丝毫不惧,嘴角轻扬,道:“是又如何?他们曾对我落井下石、赶尽杀绝,我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此仇不报,岂不惹人笑话。换做是你,你也会如此做吧。”

银衣男子双眉狠皱,喝道:“小王八蛋,你杀了我的故交与故人之子,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杀人偿命。今日,我必杀你。”

燕澜心神猛地一凝,只见银衣男子周身灵力澎湃,一道银色剑芒。裹挟着诡异的纹印,怒啸着朝他轰杀而来。

“杀我者,莫怪我杀之。”

燕澜心中极为不满,当即紧咬牙关,赫然祭出雷剑,凝结出剑动山海一道剑柱。猛然对抗上去。

“轰!”

两道绝技凶狠对撞,狂暴的灵力肆虐开来。

雷剑之威果然不同凡响,破开银衣男子的剑芒,并有至少五成的余威,轰击在了银衣男子身上。

不过,燕澜发现,尽管爆炸余威强大,但竟无法撑开禁制,波及到禁制之外。

“好强大的布置禁制的手法,这等禁制,绝非九衍元婴期巅峰的修为可以布置。”

燕澜当即看出端倪,心神更加谨慎。

银衣男子身形倒退十步,神色更为惊讶,他摸了摸胸前银衣上清晰的剑痕,怒喝道:“能在我银衣上留下痕迹者,元婴期修士中你是第一人。今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说罢,银衣男子松开手中银剑,银剑悬浮于胸前,他双掌掌心对着剑身,口中念念有词。

顿时,无数彩光从掌心窜出,继而融入银剑之中。

“七曜夺魄,小心……”

“住口!”

燕澜目光一寒,灵体老者意欲提醒他,但被银衣男子一声何止,狂暴的雷芒,又朝灵体老者轰去。

“七曜夺魄?”

燕澜微眯着眼睛,虽不解七曜夺魄有多么强悍,但眼前狂暴的气势,就已昭示这绝对是银衣男子至强一击。

“对我下杀招么!”

燕澜冷冷一笑,左手掐诀,继而一挥。

“万灭森罗!”

庞大的湮灭死气极速从燕澜身上散出,眨眼瞬间便将银衣男子覆盖,百丈空间之内死气沸腾,威压强悍,令银衣男子神色微变。

“七曜夺魄,夺你七魄,死!”

银衣男子见势不妙,双手一抬,银剑攀升而起,瞬间化为七道剑柱,闪耀着夺目光辉。

燕澜睁大双目,这剑辉竟可消释一部分湮灭死气,灵魂之中,当即产生莫名的颤动。

陡然,七道剑芒朝燕澜疾射而来,运动轨迹古怪,且各不相同。

“雷魂之力!”

“幽冥之刃!”

燕澜瞬间低吟,磅礴魂力的速度,远超剑芒,当即令银衣男子身形摇晃。

继而,两道幽冥之刃穿过七道剑柱,朝银衣男子丹田与脑袋轰去。

七曜夺魄与幽冥之刃,同时轰临到彼此的身上。

燕澜虽然抵御下七道剑柱的锋芒,但却没有防住一股诡异的力量。当即感觉灵魂剧震,魂魄之中,似乎有七只锋利大手,抓住他七魄,狠狠撕扯。

“这就是七曜夺魄之威么,果然很是邪异,但我的魂魄,非是你可以侵占。”

燕澜心念一动,磅礴的雷魂之力倾泻在魂魄之上,摧枯拉朽般地肃清了七曜夺魄的诡异能量。

随后,燕澜左手一挥,收起了万灭森罗。

“啪!”

燕澜撤开万灭森罗的瞬间,银衣男子身若无骨,狠狠地砸倒在地上,元婴陨灭,气息全无。

“万灭森罗之内,幽冥之刃更是急如闪电,无影无踪,难以捉摸。加上雷魂之力世所罕见,威力难测。你对我毫不了解,又怎知我的手段!”

燕澜轻笑一声,心神一动,便将叶归梧的储戒与银剑收了起来。

旋即,燕澜转过身,望着密室中央四根石柱之内的灵体老者,幽幽一笑。他感觉,这老者定是知晓不少隐秘。(未完待续。)

亳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荆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吐鲁番治疗早泄医院
亳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荆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